年份: ~

其他知識 - 跟著SUM去旅行

金山神秘海岸

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,因為動蕩的政治局勢,以及詭譎的戰爭氛圍,讓台灣多數的海岸線都成為海防禁地,一般民眾難以到達,直到1991年中止動員戡亂後,台灣的海岸線才逐一開放,在長達近五十年的管制之下,許多海岸線因此而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,其中金山水尾漁港旁的海岸,還因此被稱為神秘海岸。

text/photo﹣趙立偉

台灣北部的海岸線因鄰近大屯山及觀音山火山群,深受火山活動的影響,再加上冬季強勁的東北季風吹拂,在火與風的交互作用下,雕塑出崎麗的海岸美景,著名的有如麟山鼻的風稜石,石門的海蝕洞,野柳的奇岩怪石以及金山的燭台嶼等,然而在金山的水尾漁港旁,還有一個比美野柳奇石的神秘海岸,這個神秘海岸早期因為巨石阻擋,又缺少可供漁船停靠的淺灘海灣,所以鮮少人跡,再加上後來因為軍事的管制,讓這裡成為海岸禁區,更加深了它的神秘感,直到後來海防裁撤,這個神秘海岸才開放一般民眾進入,也因此可以一睹它迷人的風光。

 

金山的發展

新北市的金山區很早就有人類活動的紀錄,據考古學的研究,早在4500年前就有史前人類在此活動,而對於金山的文獻記載,最早可追溯到明朝末期,鄭成功的部隊對於金山的記錄,他們形容這裡是一個完全未經開發的荒蕪之地,荒煙漫草還有巨蛇出沒,而當時在此活動的,則是凱達格蘭族的金包里社原住民族。

雖然鄭氏王朝的部隊對於金山曾經有一些文獻記載,但卻完全沒有對金山進行任何的開墾工作,直到1684年清朝政府擊敗了鄭氏王朝,將台灣納入帝國的版圖之後,才開始逐漸有漢人來到金山,據記載第一位來到金山開墾的是楊志申,他來到金山的確實時間不可考,只能推斷大約在十五世紀未到十六世紀初,由淡水一路向東來到金山,初來到此地的漢人以務農為主,反而是當時的原住民族除了旱田的耕作之外,還擅於漁獵。

到了1723年時台灣曾進行了一次的行政區域重劃,從當時的諸羅縣之中分劃出了彰化縣及淡水廳,而金山就隸屬淡水廳的淡水堡所管轄,稱為金包里,現在的金包里老街也開始逐漸成型。到了1746年時,金山的發展也日趨繁華,地位也漸趨重要,在當時范咸所編纂的「重修台灣府志」中,不但對金包里有詳細的記錄,甚至還在地圖上標出了燭台雙嶼的位置,到了清朝的道光年間,金山又從淡水堡中分劃出來,與現在萬里、貢寮、基隆以及部份的雙溪、瑞芳合稱為金雞貂堡,當時的基隆是北台灣重要的港口,而貢寮的三貂角又是漢人進入蘭陽平原的重要隘口,金山與這兩地齊名,也見得其地區的重要性是很高的。

到了清朝的同治年間,金雞貂堡併入芝蘭堡所管轄,而金山則改設為金包里社及金包里街,除了行政區域的提升之外,還設有屯兵20餘人,金山地區的發展至今,儼然而成一個地區性的行政中心,諸如負責郵務的金包裡鋪、負責海防的金包裡塘、負責治安的金包里汛、負責硫磺開採的台北府磺務總局金包里分局等,都設在金山。

早在清朝時期金山就已經發展成為地區性重要的行政中心,但受限於地理環境上的限制,到了日治時期金山並沒有太大的突破性發展,大多是沿續早期的發展,或是在農業及漁獵技術上的精進而已,這個時期的金山最重要的改變,就是在1920年的金包里改制為金山庄,也是金山這個地名第一次正式被使用。

台灣光復後的國民政府時期,金山除了改制為鄉,隸屬台北縣所管轄,之後在2010年因應台北縣升格為新北市,金山鄉也順勢改制為金山區之外,在產業的發展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,甚至有許多的產業因為週邊城市的快速發展而出現外移的現象,還有許多產業被限制開發而停滯甚至消失,金山在地區上的重要性更是快速下滑,成為了都市邊陲的一個純樸小鎮。

重要的漁場

第一位來到金山的漢人,主要是以務農為主,他帶來了先進的水稻技術,再加上灌溉圳道的建設,因而開啟了金山地區的開拓史,但隨後而來的漢移民,很快就發現金山擁有豐富的漁業資源,再加上金山地區平原的腹地不大,山區開墾的難度又高,因而紛紛轉往漁業發展,讓金山的漁業很快就超過了農業的發展,成為金山地區最重要的產業之一,甚至還因此有魚路古道的出現。

金山的地理位置恰好在台灣北端海岸線的中段,鄰近太平洋與台灣海峽,也是黑潮的支流、中國大陸沿岸海流以及南海季風流的交滙之處,這些海流帶來了大量的魚群,讓這裡成為一個重要的漁場,但可惜的是,台灣的北海岸也深受冬季強勁的東北季風所影響,讓這裡的海況變得極差,增加了不少冬季出海的風險。

金山漁業的發展可以追溯到世居此地的原住民族,但受限於漁獵技術的限制,只有在近海一帶進行一些簡單的漁獵而已,一直到漢人來到金山後,帶來了較為先進的漁獵技術及設備,才開始有較具規模的漁業發展,日治時期日本人將漁業升級並現代化,除了使用更為先進的設備及技巧外,也積極的進行漁業組織的整合,現在的金山漁會便是在這個時期組成的,同時也將金山的漁業發展推向頂峰。

在金山主要的漁港分別有磺港、水尾、中角及永興等四個漁港,其中又以磺港及水尾較大,屬於第三類的漁港,而這兩個漁港正好位在獅頭山的東西兩側,而水尾漁港又可分為新舊兩處,舊港指的是金包里溪與員潭溪的交滙處,早期的漁民直接將漁船駛入水道,並在河岸旁停靠,但因為可停船的河岸並不長,再加上河床較淺,只能停靠早期的小船,等到引進大型的動力船後,舊港就出現了無法使用的窘境,這時只能在舊港的外圍闢建新港,成為今日所見的水尾港。

水尾港東側有一小片沙灘,這裡也是早期的金山海灘,為了與現在的金山海水浴場做區隔,而稱為舊金山海灘,水尾漁港還有一個著名的地標,就是舊金山總督溫泉,這個在日治時期就已存在的溫泉,以及在現在的漁港碼頭旁,還可看到一幢有著巴洛克型式的廢棄別墅,這些都可見證水尾漁港的發展,早期的金山除了金包里老街之外,就屬水尾漁港是個人聲鼎沸的繁華區域了。

而所謂的神秘海岸就是在現今的水尾漁港北惻堤防外,是一處未經開發的巨石岩岸,早期這裡因不利於漁船停靠,本來就鮮少人會來到這裡,後來又因為海防的關係,成為一處禁止民眾進入的軍事管制區,在現今獅頭山頂還遺留了一個編號北37的碉堡,就是早期駐軍的所在,獅頭山的海拔雖然不高,但正處在金山岬角的頂點,前方就是廣闊的海洋,擁有相當好的展望,駐軍選擇在此設立碉堡是一點也不意外的,不過這個碉堡也擁有欣賞燭台嶼的最佳位置,駐守在碉堡裡的士兵,每天還可欣賞美麗的燭台嶼,也算是為緊張的氛圍增添些許的樂趣。

綺麗的海岸

雖然中止動員戡亂至今已超過二十年以上,金山這處神秘海岸也早已解禁,開放一般遊客進入,但因為海岸巨石交錯,又沒有休憩腹地,入口處也不明顯,再加上地方政府並沒有積極的開發,闢建相關的步道或是休憩設施等,讓這處神秘海岸至今仍是人跡罕至,卻也因此而保有它美麗的面貌。

要從水尾漁港進入神秘海岸,可從北側的堤防進入,在堤防與山壁交接的地方,設有一個越堤的木棧道,從這裡越過堤防,右側可看到舊金山沙灘,遠處則是深入海中的野柳岬,左側則是一座大山壁阻擋在前方,眼看似乎沒有了去路,卻在山壁上看到一個噴漆上去的箭頭,指向山壁中一個狹窄的洞穴,這個洞穴又稱為一線洞,狹窄的山壁僅容一人通過,穿過一線洞後眼前的景色豁然開朗,白晰的木紋節理岩石,湛藍的海水,這裡就是神秘海岸了。這一片神秘海岸緊鄰著獅頭山的山壁,山壁相當的陡峭,從山腳到海濱長者約五十餘多尺,短著只有十幾公尺,亂石堆疊,走起來並不輕鬆,岩石多有著褐色木紋節理,或是間雜著海蝕的凹洞,或是風化的痕跡,濱海的潮間帶覆上一層綠藻,夏季時節綠藻並不發達,若是在春季來到這裡,有機會看到綠藻大爆發,厚實發達的綠藻覆蓋在岩石上相當的壯觀,在石間還可看到一些小螃蟹以及成群的海蟑螂。

 

神秘海岸的盡頭是接上獅頭山上中正亭的步道,循著石階來到山頂的中正亭,在途中就可看到編號北37號的碉堡,以水泥築起的碉堡,隱藏在山上的巨石之間,這裡的展望相當良好,可將鄰近的海岸線一眼望盡,碉堡正對著離岸約四百公尺的燭台嶼,從這裡看起來感覺很近,也是欣賞燭台嶼的最佳地點。

燭台嶼是金山特有的自然景觀,它的重要性如同龜山島之於宜蘭,基隆嶼之於基隆一般,已經超越了一般的景點,而帶有一絲絲的鄉土情感。對於燭台嶼的形成有一說是這裡原本是一個深入海中的岬角,但因風化海蝕的關係形成一個巨大的海蝕洞,最後海蝕洞的頂端崩塌了下來,就形成了一個離岸的小島嶼。

關於燭台嶼還有許多的傳說,相傳是一位婦人在海邊等待丈夫而化成其中一座,等到丈夫回來後,因思念化為海中島嶼的婦人,又化為另一座而成為現今的燭台雙嶼;又有一說是在十五世紀葡萄牙人來到台灣時,曾在燭台嶼上建了一座西式的洋房,若真的有這座洋房,那個畫面絶對非常美麗;又有一說在二次大戰時,美軍的軍艦曾將燭台嶼誤認為日軍的軍艦,而對其猛烈的狂轟,導致現今燭台嶼中的一座缺了一塊。這種種的傳說,都讓燭台嶼更曾添許多幻想的空間。在碉堡的左側又是一大片的斷崖,獅頭山在這裡呈現一個凹字型,在最內凹處還可看到一小片的沙灘,可惜似乎是沒有山路可到達,只是遠遠地站在山頂上的碉堡欣賞這片新月形的沙灘。

揭開神秘的面紗

於1980年新建的水尾漁港,歷經了三次的工期,總耗資約七千餘萬元,除了防波堤、碼頭、漁民活動中心等相關的設施外,還對於週遭的環境進行了綠美化,包括了一座景觀橋以及河濱公園等,讓這個古老的小漁港更添新意,現在又增加了這個解禁的神秘海岸,褐色木紋節理的白色巨石,搭配上湛藍的海水,以及離岸孤立的燭台嶼,美麗的景緻相當值得一遊。

Volkswagen Vento

Vento是Volkswagen針對中小型四門房車所推出的全新車款,俐落的外型,充滿動感的車身線條,完全展現出德國精緻工藝的高超水準,由引擎蓋上延伸出的摺線,帶出鍍鉻雙橫柵的水箱護罩,大型的下氣壩兩側嵌入以鍍鉻飾條包覆的霧燈,融入車頭造型與車身同色的前保桿,更具有整體感,從頭燈上端拉伸出的腰線一路連接到尾燈的上方,再與後行李箱的上端摺線相連結,大型的尾燈組更具有警示的效果,也提升了行車的安全。

內裝的部份以黑色的基調為主,簡潔具人性化的操控面盤設計相當容易就手,三幅式的方向盤握感極佳,雙環式的大型儀表板,提升了閱讀性,儀表板的中央另設有一個旅程電腦顯示幕,提供多樣的行車資訊供駕駛者參考,寬敞的車室空間,不論是前後座都可得到舒適的駕乘感受。 1.6升的汽油引擎搭配六速的Tiptronic手自排變速系統,可得到105hp/5250rpm的最大馬力,以及15.6kgm/3750rpm的最大扭力,對於一款車身重量僅1217公斤的車款而言,不論是起步加速或是中段的再加速都相當的順暢。札實的底盤設定在高速巡行時表現出內斂順暢的行路表現,高速變換車道時,迅速回復的車體重心不會有左搖右晃的不舒適感,車室的隔音相當良好,將惱人的高頻噪音完全隔離在外,僅留下低頻的聲響供駕駛者做為週遭車況的參考。在山區道路的表現,更是完全表現出德製底盤的優異表現,支撐性良好的懸吊設定,在彎中的側傾抑制頗佳,精準的車頭指向性,更有助於駕駛者準確的掌握車輛在彎中的動線。

縱觀這款全新的Vento,從外觀的設計到內裝的舖陳,從高速的巡行到山路的奔馳,都展現出精緻德國工藝的結晶,在同級車中是絶對是一款值得入手的好車。

【規格表】Volkswagen Vento

Price 60.8-69.8萬
Engine 1598c.c L4
105hp/5250rpm
15.6kgm/3750rpm
Transmission 六速Tiptronic手自排變速系統前置引擎前輪驅動
Size 4384×1699×1465mm
Wheelbase 2552mm
Weight 1217kg


水尾漁港

GPS E121°39’ 02.86”
N25°13’ 33.89”

Top